2011-07-23

PiFan Interview ─ 命運化妝師(Make Up / 화장사)


內斂並緩慢
第一個場面就不普通。沒特別做什麼卻能讓觀眾投入電影裡。問了其中有何秘訣,連奕琦導演歸功於演員:「第一次導長篇,且因主角敏秀和陳庭兩名女性,我全心信任演員。」如此把課題原封不動地還給演員,對於飾演陳庭的隋棠更是逃避不了。陳庭在電影一開始就死了,透過曾是學生及戀人的敏秀、丈夫的記憶,樣貌才得以顯現。「片中對陳庭並非鉅細靡遺描述。開拍前探討了關於『為何陳庭將生命賭在與敏秀的愛情?』『因為自小失怙才這樣的嗎?』但透過電影看到,重點是陳庭極端的感情模式。」對於留在母親身邊的敏秀,說:「你長大了。學會不說話了。」陳庭的表情是這樣寂寞。以及從最初的場景,寂寞眼神就淹沒了氣氛的敏秀。《命運化妝師》中,亮眼的當然是演員的演技。但不只這個,片中還有值得仔細觀賞的是最後一幕:化妝師敏秀想像裡,和陳庭一起彈琴的舊日時光。畫面久久停留在敏秀的彈琴的手指,敏秀哽咽的聲音出來了鏡頭也一動不動,直到陳庭雙手出現在旁,敏秀滿是淚水的臉龐才得以看見。至此,連導演才說了秘訣:「慢慢地描繪主角的感情。《命運化妝師》就是一部跟著感情走的電影。」
記者장성란 攝影최준석




化妝師在富川放映隔日,拿到影展日刊,短短一篇卻剛好點出我看片時感覺到的東西,就譯了出來。

另憑印象記一下那天導演說的話。

「一開始很想嘗試各種攝影風格,拍了幾天之後發現根本沒時間想這個,演員才是最重要的。」

「化妝師現在台灣正在上映,評價兩極,喜歡的很喜歡,討厭的說這根本是爛片。同志也不同志、懸疑片也不懸疑。」

「片中的光影很重要,除了區分過去和現在,也傳達人物的內心。」

「謝謝大家來看這部片,尤其這不適合早上的電影,又慢又需要耐心‧‧‧‧」

現場的中國女生問導演拍這部片的初衷。也有韓國女生說:「人在台灣的哥哥向我推薦這部片,所以來看了。」主持人則問導演是不是感情上受過傷害。種種。

我第一個舉手發言了。平時很少舉手講話,不是沒意見而是生性彆扭。但一開放發言我就舉手(因為俺真是千辛萬苦才進得這戲院啊 ㅠ_ㅠ),表達我真的有被觸動。

我說,這部片推理環節很弱,正因為弱,這部片才能聚焦。

不貪心,不失焦,從電影完全能感覺導演所說,這是一個大體化妝師的生命故事,因這些事件而將自己卸妝,面對過去的後悔、面對人生。最後一幕是敏秀跟生命裡人與事的和解,雖不完全,卻是和解的開始。

它主旨既非同志,也不推理,看似愛情比重很重,但也不是在談情說愛。

要拿同志或推理角度來看這部片,就像用劇情片角度去看變形金剛一樣,何苦啊。

然後,看到隋棠本人瘦成那樣我實在很想把肉分一點給她,忍不住補充說拜託她多吃一點。諄諄隔天看到這段話出現在報紙上。


不過,我不是學生而且已經離學生很遠了‧‧‧‧

2011-07-22

漫畫博物館

京畿道富川市遠美區上洞 529-2 (경기도 부천시 원미구 상동 529-2)
032-3103090
一號線松內站(송내역)下車搭 37、5-2、87 號公車

富川影展看的其中一部片在漫畫博物館放映,就順便逛了這裡。小朋友暑假沒事做來這可以耗一整天,光是看不完的漫畫就夠了吧~





王子:「誰來救救我」公主:「別吵,反正等下還是會親到。」

圖書館──裡面全是漫畫

天花板

電梯門都好俏皮


韓國小朋友最愛的 PORORO

Halleluiah PiFan!

這屆的海報好漂亮

頭一次跑富川影展,看了十一部片,除了 Red Night 這部令人無言的地雷片,都看得很滿足。

長片看了台灣、挪威、泰國、日本、澳洲、美國、法國片,還有四部短片系列──應該是主婦心態作祟吧,一張票可以看好幾部短片就覺得很划算,加上只要其中一、兩部好看就不會動怒,但如果看到一部很爛的長片就會想衝下台去搖導演的肩膀(難怪 Red Night 導演沒現身)。

富川選片真的充滿驚喜。像是有部很想看卻早早賣光的短片《Horribly Slow Murderer Series》,光是讀簡介就快笑歪了,後來在 Youtube 看了個大概,導演 Richard Gale 好瘋狂啊~ 而且傑克好像我前同事,看起來格外有親切感呀呼。

富川奇幻已經第十五屆,對於一個去看電影的小老百姓而言,它很成熟,而且便民。軟硬體設施都不錯,共六個放映場地,其中兩家戲院在購物中心和百貨內,等待時間可逛街或到咖啡店休息。紙本資訊豐富,有專門一本冊子是介紹放映場地周邊的好食店家,不過我最喜歡免費索取的影展日刊。

對我唯一不便是住處到富川來回要三小時,加上步行、搭巴士的零碎時間,每天大概花四小時在交通,去了五天就是二十小時,有夠勞力。

所以某天看完電影,跟家住富川市的恩珠姊吃飯,她就說:「你明年要看影展的那一星期就直接住我家啦。」


塌口

PiFan 接駁巴士





第三天,剩八張票

場外贈送

PiFan 章魚項鍊 (好像外星人)

PiFan 貼紙(還是忍不住買了紀念商品)

弘大住宿:Studio 41st

文/ 諄諄

http://www.studio41st.com/

位在弘大站 2 號出口附近, 2 號出口前方的馬路中間即是搭乘機場巴士 6002 的弘大入口站,對於自由行的旅人非常方便。到 Studio 41st 約 10~15 分鐘腳程 ,如果行李很多的話可以搭計程車前往。

這裡的街區相對於熱鬧的 9 號出口來說,是比較安靜的住宅區,街頭巷弄中聚集相當多的 guest house,主要的商店街可以看到更接近韓國常民的市井生活,超市可以買到馬格利酒以及韓國當地的餅乾、海苔等伴手禮,附近的餐廳林立,除了常見的中華料理、炸雞、辣炒年糕等韓式飲食, 有一天晚上,到了十點多,為了隔天一早回台的妹妹想吃的烤五花肉,一家一家問老闆:我們想吃烤五花肉,發現每家餐廳都有自己的特色料理,烤鰻魚、烤章魚以及料理海鮮的專門店,看起來很道地。與其看旅遊書的介紹,我自己更偏好在旅途中發掘好吃的食堂,而這附近的餐廳比起弘大商圈來講,儘管不是很新派的飲食風格,但是小店待客親切,料理道地,可以看到弘大另一面貌 。

Studio 41st 是個相當國際化的青年旅舍,隱身在巷弄裡,住宿的背包客來自世界各地,什麼人種都有,可以在交誼廳與各地朋友交流,以英文為主要的溝通語言,環境舒適,房間內配備洗衣機、流理台、咖啡機、電腦,一切自助,連早餐都要自己煎蛋與烤麵包。如果想去汗蒸幕,或是主題式的觀光行程,都可以透過他們幫忙安排,服務人員都相當親切,會主動與你聊天、關心你,其中一位大哥 Mr.Lee 知道我們兩個女生傻傻的要半夜去睡汗蒸幕時,就一再勸我們三思,安全第一,讓人挺窩心的感覺。

2011-07-21

命運化妝師,運命ㄟ創治(下)

 7/19 這天早上好像有小衰神光臨。

出門前收包包時摔了相機,拿鞋子卻把鞋櫃除味的咖啡渣灑了一地,跑到電梯前才猛想起電影票沒拿(如果沒想起來這真的是人間悲劇!從我家到富川要一個半小時!)接著在樓下丟廚餘不小心沾了一手都是汁,只好揪著衛生紙衝到地鐵站廁所洗手。

終於搭上地鐵,看時間勉強來得及,就腦袋放空了。但在首爾站由四號線轉一號線時,失神踏上另一條往天安的路線(一號線很險惡*),造成我必須回頭去分岔的九老站再轉往一號仁川線。這樣根本來不及,就跑出去攔計程車。那時離 11:00 開演只剩二十分鐘*

一聽到 11:00 要到,司機阿北劈頭說不可能,至少要三十分鐘。可是都坐上計程車了,走到這一步老娘不想放棄啊,就拜託阿北開快點。

司機阿北總共花了三十七分鐘,中間不知道路竟然還下車問別的司機(他車子裡的 GPS 導航是裝潢就對了)。我狂奔到該廳入口已經 11:25 了吧,明知他們不會放我進去,還是開口問了。

「不好意思,現在還可以進去嗎?」

要拜託對方或表達不滿時,會看情況用英文表達──以有限的個人經驗來說,有時講韓文反而不太被重視(該不會是我韓文有問題‧‧‧(總之富川影展工作人員請原諒我裝不懂韓文)。

她們用為難的表情和禮貌的語氣說:「對不起,已經很遲了,沒辦法‧‧‧‧‧‧」

「喔 no,我還搭了計程車‧‧‧‧‧‧」不禁悲從中來。

她們也吐出很惋惜的一口氣。

「真的不行嗎?」

其中一個女孩說:「我幫妳問問經理好嗎?但可能還是不行。」

經理走過來,知道了情況,仍禮貌地拒絕了我。

其實我完全理解,所以說了謝謝就轉身離開。但轉身的那一瞬間,他乃乃的我好想哭啊!!我搭了一個多小時的地鐵、半小時的計程車,還花了韓圜一萬六的車資,這樣沿途趕過來卻是一場空,呃啊~~

隨著往下的手扶梯,我的心情也好‧‧沉‧‧‧重‧‧‧‧

「等一下!」出現了很戲劇化的聲音。

經理追了過來,帥氣地說:「Follow me!

我跟著經理走,她把我帶回影廳入口,說:「等一等,我幫妳看看有沒有位置。」

可能是我離去的背影看起來太悲慘,經理沒入黑暗的影廳裡替我尋了一個近出口的空位,對我比出「請進」的手勢,我又感動得快哭了那個摸門特。

就這樣才看到了《命運化妝師》,嗚嗚嗚。


* 一號線在九老站岔成兩條,一條往仁川,一條往天安;到富川市要搭仁川那條。但從首爾站到九老站這兩條線是一樣的,到九老站才岔開來。
* 富川影展很棒的其中一點是注重觀眾權益,力行開演後不能進場等規定。但這規定對當時的我實在有如刀割啊~

2011-07-19

命運化妝師,運命ㄟ創治(上)

隋棠女神沒有打瞌睡,她很認真在聽翻譯小姐說話。

《命運化妝師》(Make Up) 是瑕疵不少,卻瑕不掩瑜的一部片。

現在心情不錯(因為跟隋棠講到話了~啊~)但沒啥精神疏理腦袋裡的東西。以下暫記:

住首爾近兩年,第一次在戲院裡看台灣片。不是單純因為它 MIT 才在富川影展選了這片看(不然也可以選其他兩部)。一個是看了影展片單簡介,二是隋棠──她在犀利人妻的演出真是令人揪心肝呀。除了片單的英韓簡介,刻意沒去看任何評論和資訊(但有不小心瞥到有人說這部片是國片的末日,害我大驚)。

看完之後,甭提什麼鬼末日,很好看啊,我很享受這部電影。

即使裡面有些為了快速交代所使用的橋段,如警察張睿家在房間裡看精神醫師和他商談的影帶,就是一分鐘之內要讓觀眾知道為何張睿家對這案件要窮追不捨。

張睿家相當有型有款,天生就像適合大銀幕的,扮反骨失意警察還是有點浮,也許老幾年是很速配他的角色。片中他笑的樣子很不錯,有時又有點過頭。

對吳中天沒有好惡,但我無法解釋為何吳中天的角色一出現就會讓我抽離電影。

謝欣穎和隋棠的互動很自然,兩人像漩渦,把觀者捲進戲裡。一路跟著敏秀在累積情緒,最後在教室裡敏秀獨奏到陳庭出現、合奏的畫面,看得我好想大哭,也不知究竟,只感覺到她釋放的東西充滿感染力。

哭嘛,還是忍住了。雖然聽到後面有人在吸鼻子,基本上周圍的人都很冷靜,哭出來好像蠻糗的。就一直轉眼珠把眼淚轉回去。

想哭也可能是因為,俺是背著運命ㄟ創治才看到這部片的。

2011-07-13

冤冤相爆何時了

《퀵》(Quick)  2011. 7. 20 韓國上映    

爆破!速度!安全帽!
傳說中的極速快遞男子、為了趕場總是搭快遞摩托車的女歌手,加上一個炸彈大王藏鏡人....

導演
趙凡九(조범구)

Cast 
李民基(이민기)─海雲臺(해운대)、外遇的好日子、真的真的喜歡你
姜藝苑(강예원)─海雲臺、Harmony(하머니)
金仁權(김인권)─原來是美男、超能力者(초능력자)、방가?방가!
尹濟文(윤제문)─Midas、鄰家男子(이웃집남자)、影子殺人(그림자 살인)、優雅的世界(우아한 세게)
高昌錫(고창석)─兩天一夜


昨晚去《퀵》(Quick) 的試映會,讓腦袋告假,單純享受韓式幽默和速度感。看一下簡介或預告片誰都可以大叫說這是某某片的韓國版嘛,例如韓國版的終極殺陣 (這個中譯片名有夠難記)、機車版玩命快遞 (玩命快遞也被說是 BMW 版的終極殺陣).... 隨便什麼版的什麼,總之不要追究為何男女主角歷經重重爆破和衝撞玻璃仍然保持男帥女美,就可以享受這部片,笑點還不賴 (女主角的安全帽舞頗值欣賞),爆破及追逐畫面的緊張感也很飽足。

每次看到這些高難度場面,就會想到替身演員是正港的無名英雄 (遞上阿比),撐起這種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動作片。電影播放到最後,還有女替身受傷、男替身入院打了石膏的片段。

然後那個,男主角李民基在本片延續《海雲臺》的超強釜山腔,其實挺可愛的,查了一下原來他家鄉正是慶尚南道的金海市,在釜山旁邊,金海機場就是傳說中要跟松山對飛的機場。幸好老娘這一年有受到朴家的方言訓練,南部腔還略懂 (搖蒲扇)。

由左至右:金仁權、高昌錫、姜藝苑、李民基、導演(應該是吧)、嗯、啊...

覺得試映會最吸引人的,不是比其他人早看也不是免出錢 (當然省一筆很爽),而是這部電影的導演和演員就站在眼前向觀眾問候,請你觀賞這部電影──然後電影開始。

演員實際在現場,又從銀幕再現於眼前。

video


今年因 SBS 的《Midas》注意到尹濟文這位演員,他在這齣韓劇十分搶眼,似乎有種天生壞胚子長相,情緒夠爆炸,《퀵》和《影子殺人》裡也的確都演反派,不過搜尋後發覺他竟然是《神偷 獵人 斷指客》(좋은 놈 나쁜 놈 이상한 놈) 裡的傻炳春!

「炳春,這是怎麼回事啊~」

啊啊我最喜歡這種有彈性的演員了。而且他演過不少好評大片的配角,連《駭人怪物》都嘎了流浪漢一角。這款演員通常是硬底子 (果然是舞台劇出身),雖然他既非二十代花美男也不是韓流巨星,可這樣子的演員總是能讓一部電影一齣戲劇充滿能量。

對了,如果讓我取中文片名的話,應該就是「終極快遞之冤冤相爆何時了」吧。(會拖垮票房)

2011-07-11

周歲趴替與婚禮

上個月參加親戚小孩的周歲趴替,昨天朴班長的學長結婚,覺得兩者隆重程度還蠻接近的(也就是說周歲辦得太隆重了)。

小朋友滿月時爸媽就預約了江南超熱門的宴會場 EL Tower。

入口佈置
入場前要猜主角小朋友今天抓周會抓到什麼:
把號碼牌投進標示「米、線、筆、聽筒、鈔票、麥克風...」其中一個罐子裡,
猜對了有機會得到主人準備的禮物。

禮物是繡著小朋友名字的毛巾,包裝得很有一回事。
自助吧的餐點還不錯
擺在正中央好像小活佛似的...
抓周囉!小朋友手上緊緊握著萬元鈔(爸媽很開心)
但其實本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昨天在富川的婚禮是新郎交代朴班長一定要帶我去,因新娘是江西出身上海打滾的妹妹,初來韓國一切陌生,多個語言相通的朋友總是好點。婚禮開始前便先去新娘休息室打了招呼。個性爽朗的新娘小我三歲,又跟新郎相差十年有四,加上異國婚姻,雖說已交往五年,這也是不容易的起頭。

婚禮舉辦在下午茶的時間,14:00 開始,也是在專門的宴會場,儀式很簡單,除了兩個假面沒什麼花招,大概三十分鐘就結束了。可是沒吃午餐的我無法集中精神,很渙散地在等待儀式結束要去橫掃自助吧。


同一層有兩個宴會廳,頭先還跑錯跑到別人家
最近好像流行這一招
地方有名望人士主婚,這樣就完畢了。沒有任何政治人物上台喇賽。


(看到新人向兩方父母跪拜時,熱淚自動盈眶,一拜完馬上恢復冷靜等午餐。)

這邊的自助吧也是應有盡有,但 EL Tower 比較好吃…

當日結束在宴會場附近的啤酒屋。一票新郎友人猛灌新人砲彈酒,好狠。新娘喝了跑去廁所吐一吐又泰然自若地出場,還很清醒跟我聊天聊好久。

新郎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為了顯瘦幾乎斷食一星期的新郎先是眼神迷濛、搖頭晃腦,接著醉倒在桌上,再由損友們扶他躺下。過了至少兩小時都沒動靜,眾人決定把新郎送回飯店。但新郎狀態是攙扶都站不住的,就由一人背他上車,聽說後來還在車上吐得唏哩嘩啦。(聽到這裡,大家的反應都是:吐了就好、吐了就清醒了~)

韓國人對喝到吐這件事好豁達啊。

不過最心煩的還是新娘子,大喜之日老公就醉到九重天。


2011-07-08

慶州掠影

其實這次去慶州有點天龍人症狀,到處找咖啡店和無線網路,找不到還一直唸怎麼會沒有怎麼會沒有。到了半月城和雞林才解緩症狀,放鬆心情照了一些很二十世紀初的照片。










慶州健行之旅─大陵苑、佛國寺、半月城、雁鴨池

去花村韓方醫院路上遇見的松鼠(進食中)

慶州正適合騎腳踏車。市區範圍不廣,等公車太煩,走路太慢,腳踏車就剛剛好。但諄諄跟我可能剛好健行之魂在體內燃燒,除了到佛國寺都用走的。

我們在外圍鬼打牆好久才找到大陵苑入口
天馬塚,唯一有開放的墓室
是女性專門韓醫院 
在這邊上班好像很夢幻
西元 774 年建成的佛國寺,16 世紀燒毀,70 年代復原,
裡頭的三層石塔和多寶塔都是國寶。
佛國寺修復過但保持了舊的感覺,不會新得很詭異
是福豬,會招財的,趕快摸個兩把
很喜歡這種顏色

大雄殿前的修女
 有一修女團體到訪佛國寺,每個人都拿著一台數位相機東拍西拍。


路上遇到的粉紅色
是跟著電線杆長出來的
來到了雁鴨池
真的是雁鴨池,有鴨子游水啊
半月城遺址,太適合拍古裝劇了,都看不到現代設施。
事實上也是《善德女王》拍攝地。
諄諄和我都很喜歡半月城,幾乎沒有人,也感覺不到時間,
覺得我們上輩子應該是一起進京趕考的書生倆。
安息的新羅王族
從某一角度只看得到兩個丘陵,那時很不敬地想到路面不平標誌....

為了有名的雁鴨池夜景,傍晚又繞回來一次
這時下起了毛毛雨,照完收工。


看完雁鴨池夜景就算告一段落,打道回飯店喝馬格利配魷魚腳,展現我們到哪裡都要喝馬格利的阿伯精神。